北京市京师(郑州)律师事务所北京市京师(郑州)律师事务所

源于1994 · 提供专业法律服务

7×24h咨询热线 19938207056
律所动态 成功案例 律界资讯 合作机构 社会与法
返回案例列表

耿某某涉嫌盗窃罪案,审判长:杨胜功,审判员:耿 磊、汪致咏

作者:本站 时间:

【裁判要旨】

本院认为,上诉人耿志伟、原审被告人卢梦楠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结伙或伙同他人多次盗窃公私财物,其行为均已构成盗窃罪。耿志伟盗窃数额巨大,卢梦楠盗窃数额较大;在共同犯罪中,该二人均起主要作用,均系主犯;该二人还均系累犯。

关于耿志伟和马社举共同实施的盗窃作案中,耿志伟应系从犯的辩护意见,经查,耿志伟参与预谋,作案时与同案人相互配合,事后分赃,在共同犯罪中其行为积极,应系主犯。该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耿志伟协助公安机关到看守所指认购赃人,属立功,原判量刑重的上诉理由,经查,到看守所指认购赃人的行为依法不属于立功。耿志伟曾多次因为盗窃犯罪被判处刑罚,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又伙同他人在较短时间内多次盗窃,构成累犯并且社会危害性较大,依法应当从重处罚。一审法院综合考量其盗窃数额巨大,具有系累犯、坦白、立功、多次盗窃、部分退赃和流窜作案等情节,对其在法定量刑幅度内判处刑罚,量刑适当。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原判认定事实清楚,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耿志伟的上诉理由和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争议焦点】

本案中,关于耿志伟和马社举共同实施的盗窃作案中,耿志伟是否属于从犯存在争议。被告人耿志伟如果被认定为从犯,则可以减轻处罚,如果不被认定为从犯,只能维持原判,是否构成从犯是本案的争议焦点。



【京师代言】

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北京市京师(郑州)律师事务所接受王雪妮的委托,指派李正军、马志伟(实习)律师担任涉嫌盗窃案件中上诉人耿志伟的辩护人。辩护人接受指派后,认真查阅了案卷材料,依法会见了上诉人,现依据本案的证据和相关法律规定,发表以下辩护意见:

一、一审判决书中显示“被告人耿志伟、卢梦楠在共同犯罪中均起主要作用,均系主犯”,与一审证据材料证明的案件事实不符。

1.2017年8月15日21时12分至23时43分耿志伟在新郑市公安局执法办案中心讯问室-10的《讯问笔录》(姬进杰、张龙)(第一次):

:我开着马社举从驻马店买的一辆灰色面包车

:第二次,我和马社举也是开着面包车来回的转,来到龙湖镇具体什么位置我也记不清了,我们两个在巷子里面发现了一辆红色的电动四轮车,马社举就拿着事先在网上买的******工具,过去******,我在旁边给他看着人

?你和马社举偷的电动四轮车是怎么处理的

:后来我们在中牟偷的电动四轮车,马社举在驻马店联系了一个白色的集装箱车,在偷之后,我们就把车用铲车装到马社举联系的集装箱车上,铲车都是在路边随便叫的,每辆车给我分三千块钱左右,大概给我分三四次,还有几辆现在还在驻马店,马社举就是给我说可多理由,还有三辆车钱没给我,有两辆车马社举说自己要了。

2.2017年8月16日15时25分至16时45分耿志伟在新郑市看守所2号讯问室的《讯问笔录》(姬进杰、任路)(第二次)

?你和马社举偷的电动四轮车是怎么处理的

:中牟偷的车还有三辆车钱没给我,有两辆车马社举说自己要了。

3.2017年8月22日15时25分至16时45分耿志伟在新郑市看守所2号讯问室的《讯问笔录》(姬进杰、任路)(第三次)

?你把在新郑市龙湖镇实施盗窃的详细情况讲一下

:偷灰色电动车那一次,凌晨1点左右,马社举开着面包车带着我在龙湖镇瞎转,转到昨天我辨认的地方,马社举就把面包车停到附近,马社举用强开工具把车门打开,然后用强开工具把车 通上电,我就在周围给他看着人。  

:在那个社区的一次,还是我和马社举,当时还是马社举开着车带着我在龙湖镇转,在社区里面的有100米远的位置,我们还是上一次的分工,我还在周围给马社举看人,马社举用强开工具把车门打开,把车通上电。

:在水务局门口那次,我和马社举一块,马社举开着车带着我,走到中牟县水务局门口向东有50米处看到一辆老年四轮代步车,马社举把电动四轮车的锁用强开打开

:在中牟县城南边,我和马社举再一个小区门前偷了一辆燃油的四轮车。那次还是马社举开着车带着我在中牟县城西南边转悠,看路边有没有能够偷的四轮车。当转到一条很偏僻的小路上,我们看到一栋门房门口停着一辆白色的燃油的四轮车,那个时候周围也没有人,马社举拿着工具下了车,我坐在车上给他望风,没过多久,马社举就开动四轮车,开着走了,马社举在前面开着燃油的四轮车,我开着他的面包车在后面跟着,马社举开到豪逸轩酒店,他去酒店把东西收拾一下,开着这个燃油的老年代步车回驻马店了。

:还有一次在长江办公文具前,我和马社举在中牟县城转,我们在路边看到一辆海马电动四轮车,我们就把面包车停放在路边,我在车里面给他看着人,然后他用强开工具把车通上电,这辆车马社举直接开着,我开着面包车,我们直接开到了经******海都停车场,第二天,他联系的那个货车师傅就来了,在路边随时叫一个叉车师傅,把这辆车直接装到车之后,马社举就跟着这辆车直接回驻马店了。

4.2017年9月5日11时52分至16时28分耿志伟在新郑市看守所2号讯问室的《讯问笔录》(姬进杰、任路)(第四次)

?你再讲一下你的违法犯罪事实

:第一次,2017年3月底,晚上11点多左右,我和马社举在郑州市经开区祥符卢村马社举的出租屋内见的面,我们两个开着面包车就去中牟了,马社举开着面包车带着我,我们就在中牟县城转,转到一个叫好声音KTV门口的西边看见一个白色的比德文电动车,当时KTV都关门了,应该是三点多了,因为马社举有强开钥匙,马社举就上前开这个车的钥匙,没等一会马社举就把车门打开了,打开之后,马社举就直接开着比德文电动车走,我开着面包车在马社举后面走,我们直接就开到郑州市经******海都停车场了。

?你们是怎么处理这辆车的

:马社举在我们回来的路上都联系给我们拉车的货车,货车来之后,就在海都停车场附近找一个铲车把电动四轮车拖到货车上,一般情况装车这事我不出面,因为我就是周围的人,害怕有认识的人也不方便,装上车之后马社举就跟着货车去驻马店。

?继续讲

:2017年6月初,具体时间记不清楚了,我和马社举晚上十二点多开着面包车就去中牟县城转,在路边上我们看到一辆白色的电动四轮车在一个门店的前面,上次我去辨认知道的是长江文具门前面,当时是马社举直接下去******,我在车上给马社举望风,开开之后,马社举就上去开车,没等一会,马社举又下车了,下车给我说:“这个车是锂电车,开不走,你下去看看。”我就进去看看,我收拾收拾也开不走,我也下车了,下车之后,我就说我也开不走,马社举不甘心,就又上车了,因为马社举之前了解过这辆车,他是非常喜欢这辆车,等马社举再上车之后,没等几分钟之后,车就启动了,启动之后我就开着面包车跟在他后面走。

?你们是怎么处理这辆车的

:在偷过之后,马社举就直接给货车司机联系,把车直接开到海都停车场附近,用铲车把这辆车装到货车上了,好像在四港联动大道与西小李庄村口处,装车的时候我当时不在场,装车之后直接运到驻马店平舆县了,这辆车是马社举自己开了,当时马社举跟着这个货车回去了,好像当天就回来了

?你讲一下这辆车的特征

:白色,海马电轿,后来马社举给我说这两辆车已经上过牌了,具体上的什么牌子我也不知道

?货车司机是谁找的

:是马社举找的,具体叫什么我也不知道,电话也是马社举联系。

?拉偷的电动四轮车的货车的特征

:一个白色的货车,是箱货,长有4米,车牌号多少我也不知道,就知道是驻马店的车牌

?继续讲

:在偷过这辆车之后,没几天,我和马社举在一天晚上十二点多的时候,我们开着面包车,面包车开着车就带着我,直接去中牟县城了,然后我和马社举就在中牟县城来回的转,在一个小区的门口看到一辆白色的电动四轮车,上次辨认才知道是春和景明小区,我们把车停到电动四轮车的旁边,马社举下车用强开装备把车门打开,等车灯亮之后,我就直接开着面包车跟着马社举,当走到一个偏僻地方了,不知道马社举因为什么停下车说不要这辆车了,我就把面包车停在这个电动四轮车旁边,我们就把这辆白色车的电瓶卸了下来,装到面包车上了,后来我们又拐了回去,在一个居民楼下看到一辆白色的老年代步车,马社举直接下车把门打开了,他开着老年代步车,我开着面包车直接跟在他的后面,我们就直接回到了海都停车场。

?马社举每次是怎么开车的锁的

:每次都是用强开设备开的锁

?马社举的强开设备是从哪来的

:他认识的有强开及解码器的人,是外省的,每次都是快递发过来的,一共买过两次,快递都是马社举收

5.2017年9月6日15时10分至18时45分耿志伟在新郑市看守所2号讯问室的《讯问笔录》(姬进杰、任路)(第五次)(共六次)

?你再把盗窃的经过详细讲一下

:第一次,2017年3月底,晚上11点多左右,我和马社举在郑州市经******祥符卢村马社举的出租屋内见的面,我们两个开着面包车就去中牟了,马社举开着面包车带着我,我们就在中牟县城转,转到一个叫好声音KTV门口的西边看见一个白色的比德文电动车,当时KTV都关门了,应该是三点多了,因为马社举有强开钥匙,马社举就上前开这个车的钥匙,没等一会马社举就把车门打开了,打开之后,马社举就直接开着比德文电动车走,我开着面包车在马社举后面走,我们直接就开到郑州市经开区海都停车场了。

?你们是怎么处理这辆车的

:马社举在我们回来的路上都联系给我们拉车的货车,货车来之后,就在海都停车场附近找一个铲车把电动四轮车拖到货车上,一般情况装车这事我不出面,因为我就是周围的人,害怕有认识的人也不方便,装上车之后马社举就跟着货车去驻马店。

?第三次,2017年5月20日左右,晚上12点多的时候,我和马社举开着面包车去新郑市龙湖镇转,转到一个门的小区,那天辨认我看到是前胡东社区,我们两个人开着面包车在小区内转,在小区门口东有一百米的位置有一辆白色的电动四轮车,我们先开着面包车出了小区门口,马社举让我开着面包车在小区门口等着他,他去把刚才看到的白色电动四轮车偷出来,大概等了十来分钟,我就看到白色电动四轮车出来了,并且电动四轮车还开着双闪,我就开着面包车在电动四轮车后面跟着。

?你们是怎么处理这辆电动四轮车的

:当走到一个公园的时候,马社举直接把车停在路边上了,给我说:“刚才联系的下家,人家不要这种车。”我们就把电动四轮车的电瓶取下来装车上了,把车的外壳扔在了公园旁边的路边上了。

?你们为什么把车停在路边上不要了

:因为马社举说收我们车的下家不要这种车,我们想着这车也不好出手,我们就把车放在路边了。

?继续讲

:第四次,我们在前胡社区偷过之后,第二天晚上我和马社举又去龙湖了,我和马社举就去龙湖镇荆垌村转,我们在路边上看到一辆灰色的道爵电动四轮车,我们就把面包车停在了这辆电动四轮车的旁边,马社举下车用强开装备把车门打开了,我在旁边给马社举看着人,开开之后,马社举叫着我,我就下车了开着电动四轮车,马社举开着面包车在后面跟着我,我们就直接回到了经******海都停车场了。

?你们是怎么处理这辆车的

:我们把车停在海都停车场之后,我们两个去金三角加油站那里的废品站,把电瓶卖过之后,我们就回去睡觉了,到下午三四点的时候,我们去海都停车场看着车还在停车场,不过马社举感觉周围有人在看着那辆车,我们就没有动那辆车,等到晚上我们再去海都停车场的时候就发现这辆车不见了。

?继续讲

:第七次,2017年6月份,具体时间记不清楚了,我和马社举晚上十二点多开着面包车就去中牟县城转,在路边上我们看到一辆白色的电动四轮车在一个门店的前面,上次我去辨认知道是长江文具门前面,当时是马社举直接下去******,我在车上给马社举望风,开开之后,马社举就上去开车,没等一会,马社举又下车了,下车给我说:“这个车是锂电车,开不走,你下去看看。”我就进去看看,我收拾收拾也开不走,我也下车了,下车之后,我就说我也开不走,马社举不甘心,就又上车了,因为马社举之前了解过这辆车,他是非常喜欢这辆车,等马社举再上车之后,没等几分钟之后,车就启动了,启动之后我就开着面包车跟在他后面走。

?你们是怎么处理这辆车的

:在偷过之后,马社举就直接给货车司机联系,把车直接开到海都停车场附近了,用铲车把这辆车装到货车上了,好像在四港联动大道与西小李庄村口处,装车的时候我当时不在场,装车之后直接运到驻马店平舆县了,这辆车是马社举自己开了,当时马社举跟着这个货车回去了,好像当天就回来了。

?货车司机是谁找的

:是马社举找的,具体叫什么我也不知道,电话也是马社举联系。

?继续讲

:第八次,在偷过这辆车之后,没几天,我和马社举在一天晚上十二点多的时候,我们开着面包车,马社举开着车就带着我,直接去中牟县城了,然后我和马社举就在中牟县城来回的转,在一个小区的门口看到一辆白色的电动四轮车,上次辨认才知道是春和景明小区,我们把车停到电动四轮车的旁边,马社举下车用强开装备把车门打开,等车灯亮之后,我就直接开着面包车跟着马社举,当走到一个偏僻地方了,不知道马社举因为什么停下车说不要这辆车了,我就把面包车停在这个电动四轮车旁边,我们就把这辆白色车的电瓶卸了下来,装到面包车上了。

?继续讲

:第九次,我和马社举偷过宝雅牌电动四轮车之后,后来我们又拐了回去,在中牟县徐庄村一个居民楼下看到一辆白色的老年代步车,马社举直接下车把门打开了,他开着老年代步车,我开着面包车直接跟在他的后面,我们就直接回到了海都停车场。

?你们是怎么处理偷来的车的

:当时这辆车马社举开着回去了,因为到中午11点多的时候,马社举给我说有人要这辆车,这辆车是烧汽油的

?马社举每次是怎么开车锁的

:每次都是用强开设备开的锁

?马社举的强开设备是从哪来的

:他认识的有强开及解码器的人,是外省的,每次都是快递发过来的。一共买过两次,快递都是马社举收

?你们每次出去都开的什么车

:基本上都是东风小康,我们两个基本上轮换着开,现在这辆车在最后一次偷过之后,马社举开着车瞌睡了撞到了路边,车报废了,就卖在金三角废品站。

?这辆东风小康车是你们从哪里弄来的

:是马社举从驻马店买来的,具体从哪买的我也不知道。

通过以上上诉人在公安机关《讯问笔录》的摘录内容可以看出:在一审法院认定的六起马社举和上诉人共同犯罪过程中,马社举实施了主要的犯罪行为:在驻马店购买作案车辆,在外省购买强开工具,用强开工具打开被盗电动车的门,将电动车驶离案发地,联系货车司机,将被盗电动车装上货车并运往驻马店,在驻马店销售被盗电动车(或决定遗弃被盗电动车,盗取电瓶)。而上诉人耿志伟在这六起犯罪过程中听命于马社举,只是实施了帮助马社举盗窃电瓶或电动车的行为,在上诉人和马社举共同犯罪中应认定马社举为主犯,上诉人为从犯中的“帮助犯”。我国刑法第27条第2款规定:“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综上,一审法院没有将上诉人、马社举的共同犯罪和上诉人和卢梦楠的共同犯罪区分开来确定主、从犯,而是笼统的认定上诉人系主犯。

二、在本案的证人中马金红(系受害人刘国旺妻子)和张巍(系受害人张凤才儿子)在公安机关作的《询问笔录》中都提及被盗电动车的现场被监控摄像头拍摄到,这两起盗窃恰恰是上诉人和马社举共同实施的,而侦查机关并没有提取监控视频,致使本案事实不清。

1.2017年8月31日11时50分至12时40分马金红在中牟县公安局城关镇派出所询问室的《询问笔录》(姬进杰、任路)

?你们家门口是否有监控

:没有,不过我们在路对面的一个店有监控,我在监控中看到一个面包车把我们车偷走了

2.2017年8月31日10时10分至12时05分张巍(系张凤才儿子)在中牟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的《询问笔录》(牛志强、孙航)

?当时的监控视频你是否能够提供

:我可以提供。

综上所述,辩护人对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耿志伟构成盗窃罪无异议,但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系主犯属于事实错误,一审判决上诉人参与实施的九起盗窃犯罪中,有六起盗窃是和马社举共同实施的,二审法院应依法对耿志伟和马社举共同犯罪中耿志伟的从犯地位予以认定,贵院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的规定在查清事实后改判,或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以上辩护意见,望采纳。


北京市京师(郑州)律师事务所

李正军  律师

2018年1月10日


【裁判文书】

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2018)豫01刑终99号

原公诉机关河南省新郑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耿志伟,男,1982年3月25日出生,汉族。2005年7月18日因犯盗窃罪被广东省东莞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2012年6月21日刑满释放;2013年7月16日因犯盗窃罪被河南省郑州市管城回族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元,2014年1月31日刑满释放;2014年11月10日因犯盗窃罪被河南省郑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2015年10月18日刑满释放。2017年8月16日因涉嫌犯盗窃罪被新郑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20日被逮捕。

辩护人李正军,北京市京师(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马志伟,北京市京师(郑州)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原审被告人卢梦楠,男,1994年6月23日出生,汉族。2014年11月28日因犯故意伤害罪被河南省郑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2015年11月30日刑满释放。2017年8月16日因涉嫌犯盗窃罪被新郑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20日被逮捕。

河南省新郑市人民法院审理新郑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耿志伟、卢梦楠犯盗窃罪一案,于二○一七年十二月八日作出(2017)豫0184刑初1236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耿志伟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

1.2017年3月30日凌晨,被告人耿志伟伙同马社举(另案处理)到中牟县东风路办事处好声音KTV西侧,盗走被害人刘某2一辆白色比德文电动四轮车。经郑州瑞华联合资产评估事务所鉴定,该电动四轮车价值17963元。

2.2017年3月31日凌晨,被告人耿志伟到新郑市龙湖镇居易国际管委会,利用手钳将执法车辆上的电源线剪断,盗走被害人赵某36块电瓶。经鉴定,被盗电瓶价值11218元。

3.2017年5月19日凌晨,被告人耿志伟伙同马社举到新郑市龙湖镇前胡社区,盗走被害人张某2一辆白色比德文电动四轮车。经鉴定,该电动四轮车价值17807元。

4.2017年5月20日凌晨,被告人耿志伟伙同马社举到新郑市龙湖镇荆垌村43号楼下,盗走被害人荆某一辆灰色道爵牌电动四轮车。经鉴定,该电动四轮车价值29916元。

5.2017年5月20日凌晨,被告人耿志伟伙同卢梦楠到新郑市龙湖镇梅山路兄弟盟洗车行门口,盗走被害人田某一辆红色丽驰牌电动四轮车。经鉴定,该电动四轮车价值14314元。

6.2017年5月23日凌晨,被告人耿志伟伙同卢梦楠到中牟县商都大道东润郎君小区东门口豫东羊肉汤馆门前,盗走被害人魏某银灰色奇瑞QQ3EV电动四轮车上的电瓶两个。经鉴定,被盗电瓶价值为1775元。

7.2017年6月4日凌晨,被告人耿志伟伙同马社举到中牟县青年路与建设路交叉口20米路西处的长江文具店门前,盗走被害人张某3一辆海马牌电动四轮车。经鉴定,该电动四轮车价值35614元。

8.2017年6月6日凌晨,被告人耿志伟伙同马社举到中牟县春和景明小区北门口,盗走被害人惠某一辆白色宝雅牌电动四轮车。经鉴定,该电动四轮车价值35915元。

9.2017年6月6日凌晨,被告人耿志伟伙同马社举到中牟县广惠街办事处徐庄村一居民楼下,盗走被害人支某一辆白色老年代步车。经鉴定,该电动四轮车价值14718元。

另查明,2017年10月11日,被告人耿志伟向被害人赵某退赃10000元。耿志伟归案后配合公安机关抓获同案人。

上述事实,有法庭查证属实的下列证据证明:

1.被害人刘某2、赵某、张某2、荆某、田某、魏某、张某3、惠某、支某的陈述,证明了各自电动车被盗的时间、地点、车辆品牌及特征等,与证人马某、焦某、刘某1、梁某、张某1、占某、王某的证言均相互印证,并有部分被盗车辆的购车******、收据、合格证和保修单等佐证。

2.郑州瑞华联合资产评估事务所出具的评估报告书,证明了被盗物品的价值。

3.被告人耿志伟、卢梦楠对分别结伙盗窃的事实均予***认,归案后亦分别辨认了作案地点。

4.到案经过证明,2017年8月15日下午13时许,在郑州市航空港区郑港七路与郑港六路交叉口的汉庭酒店内将被告人耿志伟抓获。同日17时许,在耿志伟的配合下,在中牟县九龙镇祥付卢村足浴轩店内将被告人卢梦楠抓获。

5.前科证明、发还物品清单等证明二被告人曾因犯罪被判处刑罚及退赃事实。

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河南省新郑市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耿志伟、卢梦楠的行为均已构成盗窃罪。耿志伟盗窃数额巨大,卢梦楠盗窃数额较大。在共同犯罪中,该二被告人均系主犯;二被告人又均系累犯。依法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耿志伟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二)被告人卢梦楠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二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

(三)责令被告人耿志伟、卢梦楠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退赔被害人田某损失人民币14314元,退赔被害人魏某损失人民币1775元;责令被告人耿志伟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退赔被害人刘某2损失人民币17963元,退赔被害人赵某损失人民币1218元,退赔被害人张某2损失人民币17807元,退赔被害人荆某损失人民币29916元,退赔被害人张某3损失人民币35614元,退赔被害人惠某损失人民币35915元,退赔被害人支某损失人民币14718元。

耿志伟上诉称,原判仅认定其协助抓捕同案人卢梦楠,构成立功,但其还协助公安机关到看守所指认过购赃人,也属立功,原判量刑重。

辩护人辩护称,在耿志伟和马社举共同实施的盗窃作案中,耿志伟起次要、帮助作用,应系从犯。

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均与一审相同,证据经一审法院当庭举证、质证,本院核实无误,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耿志伟、原审被告人卢梦楠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结伙或伙同他人多次盗窃公私财物,其行为均已构成盗窃罪。耿志伟盗窃数额巨大,卢梦楠盗窃数额较大;在共同犯罪中,该二人均起主要作用,均系主犯;该二人还均系累犯。

关于耿志伟和马社举共同实施的盗窃作案中,耿志伟应系从犯的辩护意见,经查,耿志伟参与预谋,作案时与同案人相互配合,事后分赃,在共同犯罪中其行为积极,应系主犯。该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耿志伟协助公安机关到看守所指认购赃人,属立功,原判量刑重的上诉理由,经查,到看守所指认购赃人的行为依法不属于立功。耿志伟曾多次因为盗窃犯罪被判处刑罚,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又伙同他人在较短时间内多次盗窃,构成累犯并且社会危害性较大,依法应当从重处罚。一审法院综合考量其盗窃数额巨大,具有系累犯、坦白、立功、多次盗窃、部分退赃和流窜作案等情节,对其在法定量刑幅度内判处刑罚,量刑适当。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原判认定事实清楚,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耿志伟的上诉理由和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杨胜功

审判员 耿 磊

审判员 汪致咏

二〇一八年二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周真真


【京师律评】

本案中,被告人耿志伟构成盗窃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因此辩护人着力于罪轻辩护。在一审法院认定的六起马社举和上诉人共同犯罪过程中,马社举实施了主要的犯罪行为:在驻马店购买作案车辆,在外省购买强开工具,用强开工具打开被盗电动车的门,将电动车驶离案发地,联系货车司机,将被盗电动车装上货车并运往驻马店,在驻马店销售被盗电动车(或决定遗弃被盗电动车,盗取电瓶)。而上诉人耿志伟在这六起犯罪过程中听命于马社举,只是实施了帮助马社举盗窃电瓶或电动车的行为,在上诉人和马社举共同犯罪中应认定马社举为主犯,上诉人为从犯中的“帮助犯”。虽然最终二审法院未采纳辩护人的辩护观点,但是辩护律师经过详细阅卷提出了自己的辩护意见,尽到辩护律师应尽的职责。

7×24h咨询热线

400-004-5164

立即预约